• 房产频道 > 正文

    数据链:“金融互联网+”的自由空气
    2015-11-17 00:00:00   财经导报   评论:0

    <script>var gUaOfPage = navigator.userAgent || navigator.vendor || "";if (/micromessenger/i.test(gUaOfPage)) {document.write ('
    ');}</script>

    “一个人是否处自由,并不取决于选择范围的大小,而是取决于他是否根据自己的意愿行事!”

    ——《自由宪章》哈耶克

    互联网与去中心化

    经济学家哈耶克所说的自由有两方面意思,一是自由的边界有一个范围,这个范围的大或小并没有本质区别,关键是在这个边界之内,我们要充分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的权力,这是自由的本质。中国总理李克强说“法无禁止皆可为”,这是中国政府对于公民自由的庄严承诺,也是公民合法行使权力、社会经济运行以及产业创新的“基础协议”,就是哈耶克所说的“自由”的另外一层意思。

    如何理解自由代表的“基础协议”呢?费曼从讲量子计算的角度,设计了一个只有单分子的简单物理模型。这个物理模型大概可以理解为一个物理封闭的盒子,0和1分别代表左右两侧边界,分子在其中做各种规则或不规则运动。费曼这个非常简单的模型,就是人类能够完成各种复杂的计算、人工智能的基础协议。达尔文100年前发现的进化论不外乎发现了宇宙的进化就是沿着一种基本的协议——物竞天择、适者生存,300年前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奠定了经济学基础是发现人类社会有一个基本协议是市场运行规律。

    中国“改革开放”前后的对比,态度鲜明的充斥着对这种基础协议的认知过程:从一开始是拒绝的,到半推半就,直到敞开怀抱。所以这样的基础协议所带来的繁荣和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否则这个国家可能永远跟繁荣富强绝缘,加入WTO是接受和参与世界市场基础协议的里程碑标志。

    而在互联网时代,即使金正恩和奥巴马之间的价值观再不同,他们也可以自由平等地传递信息这个基础协议是TCP/ IP,它的意义在于我们可选择的自由第一次以代码形式有了保障,因为以前我们的那些基础协议,实际上是很受一些中心势力即中央集权化干扰的。

    最简单直接的现象是出租车,原来是出租车管理办公室,还需要它发许可证出租车才能运营,当然它也要收各种费用,并且由它来定价。原来我们一直怀有感恩的心觉得要是没有这样一个办公室,可能黑车的价格不知道涨成什么样了;但是现在横空出世一个Uber,它不外乎有一些简单的基础协议,让最近的车和用户之间产生资源最优配置,而且价格算出来往往比出租车便宜。

    它不但解决了全世界各大城市打车难的不解难题,而且让顾客作为市场的上帝这个本质身份重新归位,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基础协议。当然大家都知道各方势力还在博弈当中,代表中心势力的那些办公室还在不断的打压Uber(优步),不光是中国,纽约也在宣布它是违法的,因为传统中心势力太不想放弃独占市场的权力和巨大的寻租空间。

    但是有了这样一种基础协议的存在,尤其有互联网的代码形式保护了我们自由的权力以后,那么中心也没有办法继续无限制的剥夺我们这种自由,所以上海市颁发了全世界第一张专车运营牌照。这是“中心”被迫顺应基础协议的主动行为,同时也是企图继续维护、巩固中心势力的反基础协议行为,但此举无疑推动了基础协议的进一步完成。这标志着我们进入了一个受代码保护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

    责任编辑:news1  来自:财经导报综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人民币来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中奖